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:威震大泽 第三章 叛变的骨龙

时间:2018-01-14 崔采婷率领众徒赶到城北山岭脚下,见山上妖气森森阴风惨惨,心中生凛,道:「大家小心,上边妖秽极多,且一定有厉害角色。」
  「六师伯今早就在山上,不知他会不会出手相援?」
  李梦棠小心翼翼地问。
  易寻烟修为高绝,曾经诛伏地界七七四十九洞妖王,若是得他援手,局面将大大不同。
  但崔采婷却只淡淡道:「莫要寄望他。」
  施展身法,率先朝山上掠去。
  众徒赶忙紧随跟上。
  方到半山腰,猛见一群浑身是血的皇朝士兵仓皇奔来,个个满面惊惧,彷彿碰见了什么极其恐怖的物事,没命地朝山下逃去。
  李梦棠想问究竟,可是连呼数声也没能截住一个。
  众姝皆俱皱眉,只好继续朝上寻去。
  「二师姐,不……不知上边有什么东西?竟把他们吓成这样。」
  水若面色发白地悄问。
  李梦棠朝她微微一笑,低声道:「别怕,你跟紧我就是。」
  水若心中稍定,紧紧地跟随在她身侧。
  在逍遥峰上时,这个柔温沉静且本领高强的二师姐,一直就是水若的撒娇对象与保护神。
  沿途开始出现一具具尸体,看装束既有皇朝虎头军也有蕩魔堡的伏魔手,许多人身上似给什么锋利之物连衣带甲割划出长长的可怖伤口,拖肠溢髒,死状极惨。
  「是给那些骷髅蜘蛛弄的,看来它们就在附近。」
  李梦棠沉声道,奔掠中从法囊里取出了木母神弓。
  水若则早就亮出了兵器,正是贺天鹏送给她的辟邪冰焰刃,此刻紧张,握刀的指关绷得节节青白。
  「咦,快瞧这里!」
  同崔采婷走在前面的小婉忽叫,众姝瞧去,原来在几株大树间吊着数张巨网,在每张巨网的里边赫然兜着两、三只骷髅血蛛,伸出网外的长腿不时抽搐,看上去已是奄奄一息。
  「好像是陷魔网哩……」
  李梦棠道。
  就在这时,猛闻前面喊声大作,有人高呼:「网住了!网住了!大伙加把劲,莫要给它逃了!」
  众姝急奔向前,钻从一片密林之中,只见林中有数十个劲装汉子来回跑动,手里各持绳索,齐扯着一张奇异大网,其内网着个庞然巨物,正在疯狂地挣扎。
  「果然是蕩魔堡的伏魔手!他们好像擒住了什么妖魔。」
  李梦棠道。
  「哗!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陷魔网吗?」
  夏小婉讶道,眼睛好奇地盯着那张大网,只见网上粘贴着一道道法符,不时闪爆出眩目的电火。
  「嗯,这便是蕩魔堡的大型神兵、曾经捉住妖将蒙白虎的陷魔网。」
  李梦棠点头应道。
  给网住的不知是个什么魔物,看上去体形庞巨且力大无穷,挣扎间竟扯带得几十个伏魔手脚步虚浮,它扭着蹦着,倏一下惊天动地地撞到旁边的树上,赫把桶口粗的树干拦腰砸断。
  「大伙坚持住啊!好不容易才陷着这家伙的!」
  有人声嘶力竭地喝。
  「这王八蛋杀了好多人,我们拿它回去碎尸万段,再油炸了下酒!」
  有人则赤红着眼咬牙切齿。
  突然间,一只形如钩、色如血的可怖长足从网眼中捅了出来,飞速戳割着网丝,碰触着网上的法符,惹得电火一阵乱闪乱爆。
  水若瞧见,脸色白得更加透明,颤声道:「好……好像是也只骷髅蜘蛛哩,怎么比别的大那么许多?」
  「兴许是它们的老大吧?」
  小婉应道,这时才从法囊里摸出土灵笛来,她对昆虫之类的怪物倒不怎么害怕,脸上比水若镇定许多。
  这时又有一只长长赤足从网中捅出,没头没脑地朝四周乱戳乱刺。
  「小心,它好像要挣出来了!」
  有人大叫。
  「网!再给这家伙加张网!」
  有人大吼。
  「没有啦,这是最后一张!」
  有人面色铁青的应。
  「没事!没事!大家镇定,它越挣扎便死越得快!网上的法符很快就会把它烧成焦灰的!」
  有个看似头目的伏魔手沉声呼喝,谁知话音方落,遽给毫无徵兆袭至的钩般长足当胸刺穿,高高地挑上了半空,一声未响便已气绝。
  众伏魔手大惊失色,有人当即撤手。
  「不好!」
  李梦棠轻喝,纱袖一挥,数条碗口粗的怪籐从草丛中疾窜而出,正是木遁系中的绝技——蟒籐术,但崔采婷比她更快,已手结法印电般掠出。
  蓦闻一声不似人类所发的低低咆哮,整张陷魔网已失去了控制,四周没有放手的伏魔手顿给扯得一齐飞起,重重地摔跌出去。
  与此同时,数道赤影交错闪掠,登见血花飞溅,几个尚抛空中的伏魔手已给拦腰斩断。
  「什么杂碎,竟敢伏击我血刃大将军耶!」
  伴随着无比刺耳的狞笑声,一个上半身为人,下半身为蛛的巨大身影从陷魔网中挣脱而出。
  李梦棠召出的几条怪籐倏尔断掉,崔采婷亦给数道夹着厉风的赤影盯上,电光石火间几下交击,竟给逼退了两步。
  ******小玄差点没当场晕去,昏昏思道:「我怎就这么命苦哇!无端端便给人指责是妖魔遗孽,这会又掉进龙的窝里!呜……四周还围着一大圈骷髅!」
  巨坑沿上的骷髅术士们皆吃一惊,上百双黑洞洞的眼眶齐锁住了这个不速之客。
  儘管小玄身上披戴的是骷髅士兵的盔甲,可是在这么多高阶骷髅的注目下,简直就跟没穿衣服般无所遁形。
  「哇!全部都是术士……」
  他看清楚了骷髅们的打扮,一颗心直往下沉:「怎么全是骷髅术士?而且围成一圈?啊!敢情它们是在搞什么大型仪式?」
  骷髅术士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手中法器纷纷闪耀,显然是要除掉这个自投罗网的倒楣家伙。
  小玄心知不好,已见形形色色的光亮铺天盖地朝自己飞来,急忙朝旁跃出,刚刚纵开,原地便爆起蓬蓬诡丽焰火,彷彿无数烟花一齐绽放。
  「若给这么多术士轰着,怕是连牙齿都找不着了!」
  小玄面色铁青,心念急转,猛地拔地纵起,沿陡坡朝上冲去,但奔没几步,便给一串急速射至的青焰逼回坑中,接着或弧或直、或急或徐、或明或暗的各色光亮暴雨般倾泻下来。
  小玄在坑中东奔西窜,若非有飞萝加持的电闪术相助,早就成了马蜂窝,真个狼狈万分。
  短短数息间,他已汗流浃背,真气消耗颇剧,怎奈脚下片刻难停,就在这时,前面倏地炸出大团碧烟,如魔鬼般迅速膨胀,张牙舞爪中磷光闪闪,显是某种恶毒邪法,不及多想便朝后疾跃,飞退数步,猛地背后吃痛,却是撞在什么硬物之上。
  想不到的是,一切突然静了下来,坑沿上的骷髅术士全都停止了攻击。
  小玄云里雾里,惊魂未定地转过身去,顿给唬得通体尽软,原来他撞在了血骨巨龙的下巴上,骨龙只要张张口,就能把他像舔饭粒般弄进嘴里去。
  「天吶!」
  小玄斗志蓦失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  「我死后,不知师父师姐她们会不会偶尔想想我?水儿会不会永远记着我?呜,小婉怕是要哭死了……哎呀!夭夭怎么办?没有人放她出来,没有人给她浇水……」
  他伤心欲绝地思着念着,眼泪都快掉了出来。
  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周围居然静悄悄的,唯余巨龙的均匀吐息声清晰可闻。
  小玄如待宰羔羊般乖乖等着,隔了好一会,仍然不见任何动静。
  「难道,这头恶龙在睡觉吗?」
  小玄慢慢睁开眼睛,朝骨龙那黑洞洞的眼眶望去,见它们似乎正对着自己,心脏一阵剧烈狂跳。
  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
  他急速思索:「嗯,上边那些骷髅半多是害怕不小心打着这条恶龙,因此停止了攻击……但这恶龙又是怎么回事?怎么对我不理不睬?」
  骨龙仍然纹丝不动,小玄发现:它虽通体如血,可是色泽暗淡光彩尽失,远不如当日所见那般殷红鲜活。
  他抬起头,见坑沿上的骷髅们俱紧紧地盯着坑底,有几个服饰与众不同的骷髅术士则在交头接耳似在商议什么,心中突地一动,猛然想起了上次的遭遇之战:「敢情这条恶龙给飞萝师叔伤得极重,因此才动弹不得?而上边那些骷髅术士正在施法为它医治?是了!是了!瞧这架势一定是哩!否则这么多术士围在这里做什么?」
  思及此处,小玄心中定了稍许,只是仍然找不到什么脱困之法,心忖道:「总不能这么僵持下去,时间一久,那些骷髅们定会想出办法来对付我哩……就是奈何不了我,飞萝师叔一旦引入大泽之水,我也得跟浸老鼠似的给活活淹死!」
  他心焦如焚,呼吸渐急,忽然惊觉跟前的骨龙的吐息竟亦急促起来,不禁一惊:「不知它是在做噩梦还是快要醒了?」
  突然间,小玄猛感胸腔温温热热地饱胀起来,身上亦似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大量地散发,原本通体暗淡的骨龙竟然开始奇异地阵阵发亮,如血骨头耀出晕朦朦的大片红光。
  这时怪事又生,他的眼睛明明睁着,脑海中却倏地闪现出一幕幕诡异且清晰的画面来,赫是那日吞下无名怪珠时见过的情景:在熊熊的紫焰中,有一条玉色巨龙正疯狂地、拚命地挣扎着,仰首若啸,状极痛苦,看上去凄惨无比……
  可是这一切,虽然有影有像,但却无声无息,如梦似幻。
 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幕画面的背景就是那条实实在在存在的血色骨龙,依旧静静盘卧,与前边的诡景交替显现。
  「怎么回事?」
  小玄惊恐万分,给魇着般朝前边乱扫乱拨,然而所见的可怖诡景始终挥之不去。
  这时,玉色巨龙挣扎渐止,在它的颔下的一团瑰丽且柔和的光亮忽然脱体飞出,流星般逸向远方,眨眼无蹤。
  小玄莫名其妙,猛见巨龙身上的鳞片与脊棘大片大片地燃烧焦融,过没多久,巨龙的玉色皮肉亦在紫焰的包围中给焚化融掉,触目惊心地露出内里的根根晶莹巨骨,在紫焰无情地燎灼炙烤下,晶莹巨骨开始渐渐变红变赤……
  小玄瞧得惊心动魄,忽然发现,给焚烧得骨骼尽裸的巨龙竟然在与背后的血色骨龙诡异地徐徐重叠,就在纹丝不差地完全叠合的剎那,突闻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啸,眼前赤光大盛,只见叠二为一的血色骨龙沖天而起,拖着骷髅车差点撞到数十丈高的洞顶上去。
  这景象震憾之极,小玄瞠目结舌,望着满空盘旋飞舞狰狞欲噬的骨龙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  坑沿四周的骷髅们也似乎全给镇住,个个木头般立于原地仰首呆望。
  「怎会这样的?敢情是哪里出了差错么?」
  小玄百思不解,他迷惘地瞧瞧坑顶那些看似手足无措的骷髅们,心中忽想:「要是这头恶龙突然发起疯来,把坑上的骷髅全都吓跑就好了……」
  此念方起,猛见顶上的血色骨龙呼啸而下,竟然张牙舞爪朝坑沿的骷髅们俯冲过去,洪流般撞飞了十几个骷髅术士。
  小玄张大了嘴巴,又见骨龙巨躯一甩,万钧巨尾来了个大横摆,顿将另一边的七、八个骷髅术士扫到了墙壁之上,撞得如腐破碎。
  直至这时,余下的骷髅方才意识到了眼前的极度危险,纷纷调头四散逃窜。
  但血色骨龙仍然不依不饶,一弹一纵,就将数个已逃到十几丈外的骷髅术士撕得粉碎。
  「好好好!这头龙可帮了我的大忙了!」
  小玄惊喜非常,当下急施陆地腾飞术朝上纵掠,巨坑的四壁虽然陡峭,但还难不住他,数息间已上到坑沿,一跃而出。
  他举目四望,方才知道此处是个大得难以形容的山洞,洞顶及边沿俱是十分昏暗模糊,显然高远之极。
  这时洞中除了四散的破碎骨骸,再无一个能动的骷髅,那条巨龙此际也不知去向,小玄心中连呼侥倖,急迈开步朝大门飞奔过去。
  「在这里耽搁了好些时间哩,师叔怕是快引下大泽之水了!」
  想到这,他不禁一阵紧张,奔到大门前正要出去,突有一阵大风迎面刮来,不但托得身势顿滞,还将他推退了数步,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脑袋从大门伸了来,尖吻突额,裸骨如血,不是适才的骷髅骨龙是啥。
  「天吶!这头恶龙怎么转回来了……」
  小玄面如死灰地朝后退去,心中再度绝望:「今日,我崔小玄终究还是命丧于此……」
  长达数十丈的骷髅血龙浮空游入,有些奇怪的是,它并没象先前那样起落如暴纵掠若虹,只用一对空洞洞的眼眶对着小玄,巨首缓缓逼近。
  小玄不住后退,惊慌中突给什么绊着,一屁股跌坐地上,眼见骨龙的巨首就到跟前,倏地意志尽溃,失声大叫道:「别过来!」
  骷髅血龙居然随声而止,凝在半空微微浮动,奇怪的是,它那週身血骨此刻竟多了一种绝不该有的光泽,柔和如玉莹莹流动。
  「这龙的色泽怎么有点变了?」
  小玄呆了一呆,继又思道:「它怎么会听我的话?不可能不可能!多半是巧合哩……」
  骷髅血龙沉沉吐息,两只深不见底的洞黑眼眶似在耐人寻味地打量着他。
  「你退后……能不能往后边退一点点?」
  小玄怯怯地试探道。
  骷髅血龙竟然朝后游退,只是巨首仍然朝对着他。
  小玄目瞪口呆,半天没明白过来,心道:「这头龙今天怎么这样听话?它可骷髅老妖的魔宠呀!」
  他愣愣地与骷髅血龙僵持着,彼此对望间,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来,彷彿眼前的庞然大物似有什么在跟自己悄相呼应息息相关。
  小玄凝神思忖,目光不知不觉移落在骨龙的颔下,记得那里曾经有颗像是骊珠的血色巨珠,因当日给飞萝用紫犀钗毁去,如今只余一个深深的洼陷,猛然间想起自己吞落过一颗也疑似骊珠的珠子的经历来,再思及吞下珠子时与先前出现的相同诡景,心中一阵惊疑:「难道……我吞下的那颗珠子与这条龙有什么关係吗?」
  这一惊觉,顿有许多模糊的东西浮上心头,但任他冥思苦想,始终就是猜不出堪不破。
  这样乾耗下去毕竟不是办法,小玄决定再试一试,朝龙毕恭毕敬道:「大神,您……您能不能离开这里?请您离开这里好么?」
  骷髅血龙果然调头,即朝大门浮游过去。
  小玄张嘴瞧着,至此终能完全否定「此乃巧合」的判断,眼见骨龙就要游出门去,忙大声高唤:「回来!大神请回来!」
  骷髅血龙应声而回,乖乖地浮停在他跟前。
  「大神,您能不能带我出去?请您带我离开这里好么?」
  小玄涎着脸得寸进尺。
  骷髅血龙盘身摆尾,将繫于腰尾之间的骷髅战车稳稳地抛放在他的跟前。
  小玄赶紧爬上,方才坐下,骷髅骨龙便展躯旋起,载着他朝大门飞去。
  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
  骷髅车上的小玄惊喜欲狂,自作聪明地想道:「骷髅老妖说这龙以前是条仙龙,是焚虚散人留在大泽的禁制之枢、镇邪之灵,后来不知发生了怎样的变故,才给他魔化为奴的,敢情今日终于幡然醒悟,不再助纣为虐了!是啦是啦,必是如此哩!」
  骷髅骨龙出了大门,载着小玄飞速前进,它身躯十分长巨,但却灵巧得不可思议,在堪容通过的甬道中穿行自如,丝毫不见磕碰迟滞。
  小玄笑得合不拢嘴,继又思道:「可是它糊涂了这么久,怎么直至今日方才突然悔改?嗯……想来定是遇见了我崔小圣爷,为吾之王者之气与伟大人格折服感化了!」
  他正自我陶醉,猛见转角处闪出十来个骷髅术士,显然是有备而伏,纷纷舞动法器,登见无数道黑气激射过来,填满了整条甬道。
  小玄心中一惊,已见骨龙迎头而上,顶着各种魔法邪术的攻击冲了过去。
  只闻「嗤嗤」密响,骷髅术士的邪恶攻击全都打在了骷髅龙的血骨之上,爆起团团秽烟及片片诡彩,但骨龙居然毫髮无损,狰狞巨首瞬间冲至,立将骷髅们撞得纷纷飞起破裂,随后而至巨大的骨躯左右甩摆,将四散的碎骸无情地犁入甬道四壁。
  「太恐怖了!太厉害了!」
  小玄吸着凉气喃喃自语,瞥见有两个躲过一劫的骷髅术士逃向远处,正想叫:「追上它们!」
  谁知心念方生,骷髅骨龙竟已调头追去。
  小玄一怔,旋即想起先前盼望它吓走坑上的骷髅时,这条龙便发威起来,心头怦怦乱跳:「难道这条龙能知道我心里边在想什么?」
  见前边又有岔道,心中便试着思道:「往左边第一条!」
  骷髅骨龙果真放弃了对那两个骷髅术士的追击,巨躯一摆,乖乖地飞入了左边第一条甬道。
  小玄又惊又喜:「天吶,这等神奇!这龙不但肯听我的话,且还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!」
  当下连续试验,骷髅骨龙竟似与他心意相通,上下左右徐急直拐,全随他心中之念呼应而动。
  「这头魔龙本是骷髅老妖的座驾,如今却归我小圣爷爷了!」
  突得天降横财,小玄兴奋无比,忽然望右边的岔口有队骷髅戟兵奔跑而过,猛然认出这里好像离血池所在的大厅不远,不禁担心起飞萝来,心中遂喝:「追上它们,杀无赦!」
  心念生处,骷髅骨龙即来了个流畅的大迴旋,风驰电掣地追了过去。
  ******血池大厅内,半空之中,飞萝正恆运真气,以小四象诀的绝顶神通——天劫破坏镶嵌洞顶的法术机关巨圆石。约莫盏茶光景,突见巨圆石微微一震,暴出沉闷巨响,四周碎屑纷下,心知已收成效,于是继续发功加紧施为。
  就在这时,飞萝猛感环跳至会阴间一下刺痛,似有什么东西悄窜了出来,如电流般四下侵袭,旋即明白这是前先给雷将击伤时侵入的怪异雷力,心中大惊:「适才明明驱乾净了,怎么这里还残藏着一股!」
  她此际正施大法,自是无从运功抵御,心中一阵犹豫,不知是否就此罢手,但见巨圆石又震一下,震动程度比先前更加剧烈,遂紧咬银牙,强自坚持。
  孰知那股雷力悍诡之极,在体内越来越活跃,数息间便袭得她满腹酸麻真气紊乱。
  飞萝香汗淋漓,强御真气间倏感腹内某处痛如刀割,心知雷力侵入极深,经脉元气皆已大损,心中又惊又恼,但此际成功在即,哪里顾得了这个,只求能快快破去眼前这个事关重大的法术机关。
  巨圆石震动得愈来愈频繁,周围有大块大块的碎石屑脱落坠下,突闻「豁喇」怖响,镂刻满符篆的石面现出一条深深的、长长的裂缝,被天劫之力腐化的内腹如粉扬出,已是摇摇将坠。
  忽然间,巨圆石的表面生出一阵水纹样的波动,令得镂刻其上的符篆图案诡异地扭曲起来,不知从哪瀰漫出大团灰朦浊气,纠缠着不住滚涌推挤……
  是护守者!光从感应到的波动灵力,就能知道是个异样强大的精怪,飞萝花容骤白,立即毫不犹豫地收功撤法,因为一时回气太急,气血涌处,差点就呕出血来。
  但天劫乃是大法,撤去谈何容易,就这呼吸间,灰朦浊气已迅速地凝聚成形,赫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人形怪物,倏地长身暴起,一头就撞在正于半空的飞萝身上。
  这一撞雷霆万钧,飞萝登如断线风筝般跌飞出去,血沫止不住地从鼻口中滚涌而出,在失去知觉前的瞬间,还绝望地掠见一条通体如血的骷髅骨龙张牙舞爪地飞进大厅……